奸臣夫人的悠闲日子

抹茶曲奇

首页 >> 奸臣夫人的悠闲日子 >> 奸臣夫人的悠闲日子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女尊之嫡幼女 似锦 花开锦绣 穿越:暴王的弃妃 农家俏娘子 宠妻如令 农女小娘亲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卿本风流 金陵春
奸臣夫人的悠闲日子 抹茶曲奇 - 奸臣夫人的悠闲日子全文阅读 - 奸臣夫人的悠闲日子txt下载 - 奸臣夫人的悠闲日子最新章节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番外:很久以后

这一日下了朝, 赵衡特意将江屿留下来, 请教他一些问题。

年轻的帝王气质沉稳, 眉目间已经找不到年少时稚气自负的气息, 明黄色的龙袍穿在身上, 阔挺高大, 和身边的太傅大人站在一起, 个头也相差无几。

赵衡转过头看了他一眼。

已过不惑的太傅,仿佛和以前并没有什么两样。说完了公事,他看着御花园里盛开的茶花, 忽然想到了什么,停下了脚步,轻轻的说:“朕昨晚梦见了母后……还梦到了一些小时候的事情, 不知不觉, 居然都过去这么久了。”

萧太后薨逝之后,他就很少露出孩子气的一面了。好像失去母亲的孩子, 总是成长得格外的快, 之后他誓做一个明君, 日日勤勉。在恰当的时候, 娶了一位德才兼备的皇后。

日子好像就这样了。

皇后恭顺贤淑, 替他生了一个公主。他对皇后也并没有什么不满,却也没有成亲的喜悦, 三年前皇后病逝,他才觉得有些难过。好像坐上了这个位子, 注定要成为孤家寡人似的。

这些年, 也唯有和太傅才能说上几句心里话。他一直将他当成最亲近的长辈。

江屿也转过头,看了看身边的皇上。

如今的赵衡,已经不需要他为他做些什么了。不过在他的面前,年轻的皇帝,总是格外的谦卑。

江屿说道:“太后娘娘若是能看到如今的皇上,肯定也会十分欣慰的。”

……他已经做得够好了。

赵衡笑了笑。

身为帝王,身边的阿谀奉承听得多了,已经习惯了。可唯有太傅的一句夸赞,给他一种小时候被母后夸赞的感觉,特别的满足。

他眉梢含笑,大概是想到了什么开心的时候,嘴角一弯,问:“听说江嵘马上就要成亲了?江临也会从书院回来吧?到时候朕可要好好和他聚一聚,小小年纪,就有乃父之风了,假以时日必定是国之栋梁。”

江临是江屿的长子,今年才十六,却是年少成名。五岁识字,七岁能通六经大义,十二岁考中秀才,十三岁时就参加了乡试,十六岁中举人。如今却跑去宜州的白鹭书院念书。白鹭书院虽好,可皇城比它好的书院也不是没有,何必要跑得这么远?

的确是要回来了。

江屿的语气听不出半点父亲的慈爱,说道:“犬子顽劣,皇上抬举他了。”

若江大公子也叫顽劣,那整个皇城又有谁能担得上青年才俊这四个字?不过赵衡也算是看着江临长大的,知晓他们父子俩的关系一向不太好……太傅对孩子就是太严苛了。

于是也不继续在太傅面前提江临。

只静静看着面前绽放的茶花。

正值花期,赵衡伸手折了一枝,说道:“阿桃今年也有十五了吧?”

江屿气度儒雅,岁月的积淀,让这个手握重权的男人变得越发的成熟又魅力。他眉宇疏远,一身绯色的官服,身姿挺拔,官袍上绣着的仙鹤图案栩栩如生。

许久才缓缓开口道:“……小女的确刚满十五。”

……

江屿回府,一进琳琅院,就看到妻子走了过来,上前替他更衣。他低头看了看她的脸,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了。

她一面替他解着衣带,一面和他说江嵘的亲事。

江嵘成亲太晚,她身为长嫂,前面那几年不知操了多少的心,可就是因为看着三弟长大的,又是个从小就失去父母的,更是不想再亲事上亏待他,想让他娶个自己满意的。

这会儿亲事终于定下来了,过两日就要成亲,她心里比谁都开心:“……俞三姑娘是个知书达理的,据说从小就聪慧过人,最重要的是三弟自己也满意。等成亲后,便让他们小两口搬出去住吧,和咱们住在一起,总归不自在。”

虽然说江嵘不愿意,可人总是要长大,要离开长辈的。况且他的年纪也不小了。

江屿听了嗯了一声。

沈令善手一顿,抬起头看着他的脸。然后轻轻的问他:“你可有什么烦心的事情?”

以前她总是觉得自己不了解他,觉得他的心思难猜,可朝夕相处十几年了,她就算再迟钝,如今也能一眼就看出他的心情如何了。这个时候就会觉得,其实他也不是很厉害,再厉害,也逃不过她的眼睛。

江屿握住她的手,往自己的身上带,凑到唇边,稍稍低头亲了一些。笑笑道:“阿桃呢?”

说起女儿,沈令善便有些头疼,好像有些清楚自己小时候调皮的模样了。

就无奈的说:“知道犬宝今日要回来,便早早的去嘉和院等着了。”

嘉和院是江临的住处,他三岁就有自己的院子了。

说到了儿子,沈令善便忍不住说:“这回难得犬宝回来住几日,你可不许再板着脸。”他们父子的感情一向不太好。

之前她以为,若是生个女孩儿,他肯定会非常宠女儿的,可有了阿桃之后,他对阿桃虽然比对犬宝要好得多,却也没有她想象中的那样宠人……好像他的感情生来就比别人要少,最厚重的一份,独独给了她。

……

阿桃就在嘉和院等哥哥,顺道去了一趟他的书房。她这位哥哥年纪轻轻便饱读诗书,望着那琳琅满目的书籍,她看得眼睛都花了。听母亲身边的嬷嬷说,她的这一点随她的母亲,母亲小时候也不爱念书。

坐了一会儿,有丫鬟进来禀告,说是有马车过来了。阿桃一听暗下欢喜,旋即提着裙摆跑了出去。

齐国公府外边,一辆黑漆齐头平顶的马车刚刚停下。

马凳刚放好,便见有一抹纤细的身影跑了过来,匆匆忙忙踩上马凳就上了马车。

小手将垂着的帘子一掀,亲切的喊道:“哥哥。”

笑容洋溢,面若三月桃花,一袭粉色的挑线长裙,衬得她腰肢纤细。弯弯的眉,亮亮的眼,玉颊粉唇,就像一枝含苞待放的桃花……十五岁的女孩儿,已经出落得非常明艳了。

待看清来人,阿桃的笑容才僵了僵。望着面前男子冷淡的眉眼,是那张极其俊美却又格外生疏的脸……男人俊美到这种程度,是非常的少见的。于是不好意思的道:“椹、椹表哥。”

沈椹收回目光,然后淡淡道:“……嗯。”

阿桃知道他的脾气,从小就不爱说话,听母亲说,他七岁的时候就住在齐国公府了,一直住到十一岁。而现在的沈椹,不过二十有三,已经是正五品的吏部郎中了,日后的前途可谓是不可估量。沈椹自幼没了父母,所以脾气有些古怪……其实他对她也挺好的,不过她还是有点怕他,大概是他的性格和她父亲有些像的缘故吧。

看着他下了马车,望着他的背影,宽肩窄腰,比她哥哥还要高大。

阿桃跟着他下去。

挑开马车帘子,就见他站在她的身旁,好像是在等她,然后见他将手伸了出来。她狐疑的看了他一眼,自然是明白他的意思了。

不过,堂堂的五品官,做这种下人的事情,好像有些不太妥当吧?……只是他自己都不在意,她还能说什么?

阿桃笑了笑,语气轻快道:“谢谢椹表哥。”

然后将手搭在他的手背上,轻轻松松的跳了下来。

阿桃随他一道进府。长廊两侧摆着盛开的茶花,香气宜人,可身侧之人却是一贯的寡言。她是齐国公府唯一的女孩儿,母亲对她宠爱有加,性子难免活泼一些,可在沈椹的面前,却一下子变得安安静静了。她摸不清他的脾气,不知道和他说什么才好,就像现在。

她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想到了一些事情。和她关系不错的一些官家姑娘,好像有好多都私下议论过他……自从他在官场初露锋芒之后,也有不少上门说亲的,不过他都没有答应。如今都二十三了。也不知道他喜欢什么样的。年轻的女孩儿就容易多想,想了一会儿,刚才的尴尬便慢慢消散了。

离琳琅院还有一段距离,倒是和沈椹聊起家常来,声音清甜的和他说:“椹表哥这些日子忙吗?母亲总是惦记你。”

沈椹对沈令善这个姑母是格外的敬重的,甚至比亲生儿子还要孝顺。说起姑姑,他的语气倒是缓和了一些,开口道:“事情的确比较多,姑母近日可好?”

就知道他关心母亲。阿桃笑了笑,就点头道:“母亲挺好的,待会儿见着你肯定很高兴。”又道,“事情总是忙不完的,椹表哥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沈椹点头嗯了一声。

不过是客套的话罢了,她也不指望他真的听进去。

沈椹到琳琅院的厅堂外面,才刚抬脚跨进去,就有一个小团子跑了过来,抱住了他的大腿。沈椹低头一看,就看那白糯可人的小表弟偎在他的腿边,奶声奶气的叫他:“椹表哥。”

是才三岁的江小公子。

沈椹眉宇含笑,单手就将他抱了起来,然后走到姑父姑母的面前,面容恭顺道:“姑父,姑母。”

阿桃也过去,乖巧得喊了父亲母亲,看到沈椹在母亲面前听话的样子,和平时的模样完全不一样。只有在母亲面前,他看上去才会像个孩子。

沈令善从小看着沈椹长大,在她看来,这孩子和自己的儿子没有什么两样。这会儿看到沈椹玉树临风,成熟内敛的样子,觉得他的气质和江屿年轻的时候很像。不过还好,这孩子听她的话,算是没走上什么歪路。她二哥在天之灵定然也十分的欣慰。

看了看侄儿,又看了看女儿,沈令善忽然想到了什么。这时候江屿看了她一眼,夫妻俩眼神一对视,彼此心里想得什么便一清二楚了。

沈令善笑了笑。她又没说什么,只是想一想罢了。便对沈椹说:“你年纪也不小了,亲事可有什么打算?”这段日子忙着江嵘的亲事,那俞夫人不禁满意江嵘这个女婿,对沈椹也十分的欣赏,知晓他一直不成亲,又是个不沾花惹草的性子,就想将侄女介绍给他。沈令善倒是见过俞夫人的侄女,和江嵘未过门的夫人是从小的好姐妹,也是个才貌双全的。她自己是喜欢的,可最重要的还是要沈椹自己满意才行。

沈椹就说:“劳姑母费心了,侄儿暂时还未有成亲的打算。”

又是这样。知他的确不想成亲,沈令善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事后她随江屿进屋,江屿便轻轻握着她的手说:“我知道你着急,可再着急,也不能把自己的女儿贴过去。”

这叫什么话?椹哥儿的性子他不是不知道,若是有这样的女婿,她心里欢喜还来不及呢。可她也是过来人,这亲事都是看缘分的。

被他说得,好像椹哥儿是如何的不好似的。他们两人在自己的面前都是态度都是非常生疏的,更别提再私下了。若真成了翁婿,她怕是真的要替椹哥儿担心了。

她说道:“我并非单单着急椹哥儿。”如他所言,若皇上真的对阿桃有那种心思,那她如何阻止的了?唯有让阿桃早些成亲了,十五岁的女孩儿,嫁人倒也不算太小。如今皇上羽翼已丰,不再是当初那个稚嫩的少年了。他要做的事情,就算江屿要阻止,恐怕也要付出一些代价的。

明白她在担心什么。

江屿双手握住她的手往自己的身边带,用下巴抵着她的额头,说道:“善善,这件事情你不用担心。”他的语气淡然,好像什么事情都难不倒他似的。沈令善听了有些安心,他表面上看着是个严父,可心里还是疼孩子的。

江嵘成亲,齐国公府喜气洋洋。阿桃特意换了一身喜庆的裙子,她刚及笄,正是说亲的年纪,因她父亲位高权重,这些年说亲的人家早就踏破门槛了。而每回这种场合,就有许多夫人找她说话,这里头的含义自然不言而喻了。

阿桃陪在母亲的身边,她生得亭亭玉立,话题少不了都围绕在她身上。年轻的女孩儿都不喜欢这种场合,特别是还不想嫁的,随便寻了一个原由,便离了喜宴。

沈令善看着女儿的样子,哪里不了解她?这样都觉得麻烦,那若真是进了宫……沈令善垂了垂眼,这女儿是绝对不能进宫的。

院内花开芳菲,阿桃本是偷个清闲的,路过八角攒尖顶小亭的时候,远远的就看到一个身影,后面跟了几个人。还未看清人影,单就看到这抹明黄色,身份就已昭然若揭了。幼时她就记得皇上对她非常照顾,那时候她自然不懂,只当他是大哥哥,可如今年纪渐长,她知晓了身份有别,而且一些贵女圈子里的闲言碎语,她也听了不少。

都说她父亲权倾朝野,又得皇帝信任,她身为嫡女,皇帝对她这么好,她是要入宫的。她紧张过一段日子,之后就很少见到他了,自然也渐渐将这件事情抛诸脑后。不过细细想起来,却又觉得是她多想了。

已逝的皇后贤惠,赵衡又与她鹣鲽情深,岂会惦记她这么一个小丫头?

既是碰上了,总是要行礼的,越是躲,就显得越有什么事情似的。

赵衡走近时,阿桃就俯身行礼。赵衡见眼前的女孩儿容貌鲜嫩,言辞倒是比平日柔和了许多:“这里没有外人,你不必多礼。”

阿桃笑了笑,看了一眼面前的赵衡。到底是帝王家的气派,他和三叔的年纪差不了几岁,三叔看上去文弱秀气,他却满身都是帝王的威严。还是一个相当俊俏的男人。

赵衡就对她说:“朕有话要对你说。”

和她有什么话要说的?往常都是和父亲说话的。阿桃心下疑惑,可碍于他的身份,自然没有多问。待赵衡屏退了左右,与她待在凉亭之中,赵衡看着眼前的莲叶田田,负手而立道:“今日看到江嵘终于成亲,朕想起当初朕立后的时候……”

当初立后的排场办得非常热闹。

阿桃听着他言语间的意思,小心翼翼的说:“皇上对皇后娘娘一片深情,她定然能感受到的,不过她肯定更希望您能过得开心。”

赵衡低低的笑了笑,看着她说:“朕的确有些想念皇后,不过朕对她更多的是愧疚,她将一生都给了朕,可是朕并没有给她什么。阿桃,朕想娶的人是你,你可知道?”

阿桃睁大了眼睛,却听赵衡继续说:“你父亲一直都知道朕的心意,只是他太疼爱你,终究舍不得把你交给一个让他没有把握的人。今日朕想问问你的意思——你愿意进宫陪朕吗?”

他真的太孤单了。

“……阿桃,如果有你陪着朕,朕会很高兴的。”

赵衡轻轻的说。

他太需要一个人的陪伴,陪伴他在深宫中度过余生。年轻的女孩儿总是招架不住深情,他不说不做,她永远都不会知道。现在她十五了,可以出嫁了。太傅知道了他的有意试探,肯定会尽快把她嫁出去的。可是她出嫁了,他怎么办?赵衡握住了她的手,放在唇边碰了碰,声音压低了几分:“阿桃,只要你点头,朕就想办法说服太傅,你说好不好?”

他身上的帝王之气太过摄人,阿桃现在才反应过来,急急忙忙将手抽了回来。她翕了翕唇想说话,对上面前男子的眼睛,见他眼底不再是平日睥睨天下的气势,而相识个孩子。她知道他的事情,年幼就失去了父亲,和母亲相依为伴,和他同龄的孩子还在嬉戏玩耍的时候,他就要很努力的学习帝王之术了。这种时候,这样的身份,这样的语气,阿桃不过是个年轻的姑娘,心里说是没有半分触动那是假的。

可是她一点都不喜欢皇宫。就算她对他有些许好感的,却也不能为了他进深宫。她是个自私的人,母亲说这一点她随她。

很快就恢复过来,阿桃定了定神,说道:“阿桃心中所想,和父亲一样。”

既然父亲不希望她入宫,那她就听父亲的好了。他那么厉害,做出的决定肯定是最正确的。

阿桃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之后的一整天都精神恍惚,母亲叫了她好几回她都没有听到。以前她有什么话都和母亲讲,可是这件事情,她不知道怎么讲。她拒绝了皇上,以他的身份,应该不会再强人所难的吧?可是,会不会惹怒了他?

阿桃心下惴惴不安,好几日都没有睡好。

而这一日,前头忽然传来了消息,说是有人来提亲了。

这本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父亲母亲会拒绝的。阿桃原本不上心的,却听得丫鬟说道:“是椹表公子来提亲的。”

椹表哥?阿桃哪里会想到沈椹啊!他是什么样的人?怎么会忽然向她提亲呢?

阿桃不知沈椹是怎么想的,不过她是女孩儿,这种事情,不好自己过去的,只是知道最后父亲拒绝了就是了。

这件事情虽然令人诧异,不过很快就过去了。阿桃也没有在见过沈椹。直到父亲寿辰的时候,沈椹留宿齐国公府。

这日傍晚,她去找母亲说话,在半路上遇到了沈椹。

他在齐国公府如同在自己府上一般自在,穿了身牙白的锦袍,看上去有种儒雅的气质,不过就是不爱说话,不爱笑,分明长得非常俊美的一个人,总是让人不敢太靠近。这种感觉和父亲太像了,她从小就特别怕父亲,从而面对这位表哥的时候,心下也有些紧张。

沈椹看了她一眼。其实她心里想什么,太容易猜了,明明有些怕他,可总是爱故作轻松。他闭了闭眼睛,伸手就将她拉了过来。

丫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阿桃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只知道自己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被他带到了凉亭之上。刚才是抓着她的手的,她想跑都跑不掉,现在把她带上来了就松手了,可是她现在又能跑到哪里去?自她懂事以后,就很少和他置气了,这会儿坐着也不是,下也下不去,倒是一声不吭的,就这么和他僵着。

反正他不敢真的对她怎么样。

沈椹看了看她,才长臂一揽,将她揽了过来,等她还没反应的时候,脸就压了上去,唇瓣结结实实的覆在她的唇上。他并不是不敢对她做什么,他习惯了压抑,很多东西,他不希望跑出来被别人看到,特别是她。他喝了一点酒,双唇相接,阿桃只觉得自己的嘴里也充斥着酒味,然后是让人窒息的男人的炙热的气息。

等结束的时候,她还没喘口气,就要伸手打他,沈椹才轻轻松松的扣住她的手腕,一字一句的对她说:“你不想入宫,我娶你,好不好?”见她诧异,他继续说,“那日的事情我都看到了,皇上想你进宫,你心里不愿,姑父也不愿,只是你一日不嫁,赵衡就会想尽办法要你进宫,阿桃,你必须尽快出嫁。我是最好的人选。”

阿桃听了他的话,心下稍稍有些动摇,可是这样的话,岂不是会连累他?她道:“那……你不怕吗?”

他现在仕途顺遂,前途无量,以他的能耐,日后怕是能成为第二个像他父亲那样的人物。可是现在的他,若是因为自己得罪了皇上……

沈椹说道:“不怕。”

阿桃看着他,一时心里想了很多,母亲视他如亲子,对他有养育之恩,所以这是要报答齐国公府?应该是这样的。嫁给他好像最适合不过了,而且母亲也会同意的,就算父亲不同意,母亲也有办法让父亲同意。可是……真的是这样吗?仅仅是因为母亲的缘故?

阿桃犹豫了很久,轻轻的叫了他一声:“沈庭和。”

庭和是他的字,还是父亲给他起的。不过她只叫他椹表哥,连全名都很少叫,这样直接大胆的叫名字,还是头一回。好像抓到了什么把柄,一下子就不怕他了。

他也没说她,直接应了。

他想娶她,这些理由非常充分了,可真是如此,以他的性格,不会解释这么多的。那会不会,还要其他的一种可能呢?

阿桃继续道:“你是不是……喜欢我?”

阿桃见身侧的男子眼神一顿,那是她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看到他露出惊讶的神情,虽然很快就消失不见了。她见他看向远处的夕阳,耳根被晚霞晕染的通红,徐徐的清风之中,若有似无的,有个很轻的声音:“……嗯。”

阿桃忽然就“噗嗤”一声笑了,不知道为什么,是因为他的喜欢,还是因为他的反应。

她眯了眯眼,忽然觉得自在了很多,然后问道:“好端端的,你喝那么多酒做什么?”

他能做什么?沈椹唇角稍一弯。

壮胆而已。

【奸臣夫人的悠闲日子全文完结】/2017.1.8

《奸臣夫人的悠闲日子》无错章节将持续在全本小说网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全本小说网!

喜欢奸臣夫人的悠闲日子请大家收藏:(m.qbxsw.com)奸臣夫人的悠闲日子全本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花开锦绣 星际大佬的古代日常 捡宝生涯 系统之炮灰的宠妃路 后来,他成了女装巨巨 婚途漫漫 英雄联盟之决胜巅峰 你只能嫁给我 极品全能学生 最强神话帝皇 旺夫命 少年风流 山河表里 似锦 朔明 这个地球有点凶 女配不想死(快穿) 快穿之完成你的执念 娱乐圈全民男神 王者风暴
经典收藏 鹿门歌 娇妾 重生宫妃上位记 锦谋 不负江山不负卿 满园春色 公子天下 测试发文属性 快穿之拒绝小白花 冷爷热妃之嫡女当家 花药满田 农门医女 炮灰安若一世 农家老太太 弃妇的极致重生 男配是女主的 美人芜姜 金粉 [综]末代帝王求生记 反派养成计划
最近更新 重生嫡女有空间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六宫凤华 第一侯 深宫娇宠:皇上,太腹黑! 无心谋后 卦妃天下 [霹雳]穿越到霹雳里 神棍皇妃 快穿事务所 夜宠为妃 皇后她每天都想弑君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秀才家的俏长女 淘宝APP在清朝 清宫重生升职记 威武不能娶 盛华 跟科技树谈恋爱[三国] 尚书大人易折腰
奸臣夫人的悠闲日子 抹茶曲奇 - 奸臣夫人的悠闲日子txt下载 - 奸臣夫人的悠闲日子最新章节 - 奸臣夫人的悠闲日子全文阅读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